94、番外九_夫人,我劝你认命
京东小说网 > 夫人,我劝你认命 > 94、番外九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94、番外九

  祝长君得了十日婚假,突然闲了下来,不习惯得很,索性一头扎进藏书阁翻阅起往些年爱看的书籍,又是从早上进去一直待到日落,连午饭都是在里头吃的。

  藏书阁在后院西边,依傍着一片竹林,从窗外望出去能看到郁郁葱葱的竹子,午后暖阳从窗外斜照进来,洒在光滑的木质地板上。祝长君坐在圈椅中,脚边烤着一盆碳火,他就这么一边琢磨棋谱一边在茶几上自己对弈。

  此时此景倒好似又回到他年少时,努力科考的模样,那时便是这样,一心扎在藏书阁,两耳不闻窗外事。

  心想,成亲也不是全然不好,至少让他偷得浮生半日闲。

  这时,门外有人敲门,“大爷?”

  是祝全,一般这种时候无事他不许有人来打扰,心里有几分不悦,头也不抬的问他,“何事?”

  祝全手里拿着封信笺,是暗纹压花百香笺,一看便是女子所用。他走进屋子,将信笺放在桌上,“这是今日门房收到的,送去了书房,但您不在,小的就给您拿过来了。”

  祝长君不用看,光闻那熏香便知道是谁送来的信笺,“先放着,你出去。”

  祝全在一旁迟疑,没走。

  “你还有何事?”祝长君问道。

  “呃是正院那边着人来传话,说是夫人让您晚饭过去一趟。”

  这个夫人,祝全还是第一次喊,有些夹口,他也清楚大爷与正院那位的情况,因此,传达这话不知大爷心里可否会不高兴。

  果然,祝长君下棋的手顿了顿,蹙眉道“可说有何事?”

  “并未,是夫人身边的丫鬟过来传话的,说夫人备了些酒菜。”

  祝长君狐疑,娶进门的那个女人性子阴晴不定,昨日还凶神恶煞,今日为何好心请他过去用饭?莫不是觉得她嫁过来,自己冷落了她心里不好受了?

  可依她的性子,也不像会服软的啊。

  他扔下棋谱,朝窗外望了望,夕阳西斜,快到傍晚了,火盆里的碳火也烧了厚厚一层白灰,眼见要熄灭。索性站起身来,“行,那就走一趟。”

  顾时欢听了嬷嬷建议,觉得有必要与那个臭男人谈一谈,毕竟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,先礼后兵也

  省事些。于是便让厨房张罗顿饭菜,她谨记不花祝府一分一毫,连厨子都是自己花钱雇回来的。

  眼见日落黄昏,傍晚将至,她坐在榻边看话本心不在焉,过一会儿抬头问道“嬷嬷你说他会不会来?”

  “估计会,小姐,你真要与大爷说那事?”她心里愁,本来出主意是想让她家小姐请大爷过来,两人好好谈日后相处的事,可没想到小姐突发奇想要与大爷来个约法三章。早知如此,她也就不出这主意了。

  顾时欢肯定道“当然,只不过,心里没底,也不知他会不会答应。不过应该会吧?他可是丞相,当官的最是好面子,况且”

  她话还没说完,外头凝香便匆匆进来了,“小姐,大爷到了。”

  “到哪了?”

  “快进咱们院子了,您准备一下。”

  顾时欢丢开书站起来,无头苍蝇似的转了两圈,随后发现,自己真是糊涂了,她何须准备?又不是见什么了不得的人。再说了,自己只是找他谈事,又非有求于他,弄这般郑重作甚?

  于是又坐了回去,捡起话本子‘不慌不忙’的继续看起来。

  祝长君进屋子时,外间没人,透过帘子倒是能看清窗边榻上坐着的人,也不知是不是故意,明知他过来了,她头也没抬,装的一本正经。

  他也不进内室,就在外间坐下来,让人沏茶。丫鬟凝知去茶水间端了盏茶过来,祝长君喝了一口不满意,挑剔道“这是什么茶?去沏壶铁观音过来。”

  顾时欢喜甜,因此爱喝些罗汉果花茶,凝知平日里也曾沏这样的茶给顾驸马和顾时茂喝过,两人都觉得味道不错,今日便也没想那么多,也给大爷上了一盏。

  闻言,她撤回茶盏,正准备重新去沏一壶时,顾时欢出来了,将她拦住,“你去将茶盘端过来,我来沏茶。”

  此话一出口,屋里的人皆诧异看着她,凝香是觉得她家小姐从未给别人沏过茶;而祝长君则觉得她事出反常必有妖,且这股妖风还不小。

  顾时欢在桌边坐下来,也不急于说话,等凝知将茶盘端过来,她煮水泡茶,不急不缓。这手艺还是往常跟顾时嫣学的,多年不曾使,略显生疏,但好在顺序没弄岔,而且,她人长得

  好看,美人泡茶不在茶,在在乎视觉享受。

  祝长君坐在一旁倒是难得的欣赏了片刻,等她泡好,递了杯茶过来时,也好心情的品了一口。

  随后皱眉。

  “不好喝?”

  “苦了。”

  “那再来。”

  他可没闲心让她再来,只开口问她,“请我过来,所为何事?”

  顾时欢这会儿做事颇有耐心,一套一套的,“不急,先吃饭,吃完饭再说。”

  话音刚落,她顿了下,这话有些耳熟,随后突然想起来,她那日来祝府要他退亲时,他就说过这样的话。不着痕迹的,又看了他一眼。

  祝长君也正看着她,他也记起来这茬,心想,莫不是还记恨着那日之事,她今日要以牙还牙不成?

  心底嗤笑,真是幼稚!

  “有事说事,我没空闲在这吃晚饭。”

  他态度不冷不热,顾时欢不爽,但想到接下来的事还是生生忍住了。于是坐直身子,“是有一事,是关于我们二人的。”

  “哦?洗耳恭听。”

  “你也知道,咱们这是圣旨赐婚,虽互相不满,但总归不能闹得太难看,当然”她怕他想岔以为她服软了,便立马补充道“当然,我不是想与你握手言和做夫妻,而是觉得,咱们的事在府里是私事,但出了门,便不是了,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吧?”

  明白,怎么不明白?祝长君笑了笑,“所以呢?”

  “所以,我想与你做个协议,协议内容呢,我也写好了,你看看。”她从袖中掏出一张薄薄的纸来,折叠得不规整,一看就很敷衍。

  祝长君接过来打开看。

  上头写着

  《夫妻搭伙协议》

  一、不许干涉对方的私事,在府里井水不犯河水;

  二、不许以夫妻义务相要挟,各取所需就好;

  三、有事可以商量,没事不准打扰;

  四、出门在外,不准吵架,要对顾时欢好。

  这最后一条嘛

  祝长君挑眉,“其他都没什么,但出门在外,为何偏要对你好?”

  顾时欢内里心思不好明说,便扯了面大旗遮掩“咱们毕竟是圣旨赐婚,在外头怎么着也得做做样子不是?”

  “你还在乎这个?”

  她老脸一红,不岔道;“要你管,总之,你同不同意?”

  “

  不同意!”祝长君闲闲的看着她,见她瞪大眼睛,似乎又要吵架,便赶紧接着说道“最后一条不公平,得改一下。”

  “哪里不公平?”

  “怎么只有对你好?那我岂不吃亏?”他转头吩咐丫鬟,“去拿笔墨来。”

  他大手一挥,刷刷两下,龙飞凤舞的在最后一条后面加上,“也要对祝长君好。”

  顾时欢伸长脖颈看过去,嗯勉强能接受。

  “如何?”祝长君问道。

  “我没问题,还有其他的吗?”

  “还有就是你的字太丑,如蛇抽筋一般,下次写好些。”

  说完,他将协议书扬了扬,折叠好放进袖中,随后端起那杯苦茶喝尽,起身走了。

  顾时欢被又被他嫌弃了一把,也不在意,心情好的吃了慢慢一大碗饭。

  吃过饭后让顾嬷嬷收拾明日回门要用的东西,她张口数着要带这要带那,连喝茶喜欢的那套景德镇雕花高白瓷也要带着。

  顾嬷嬷叹气,“小姐,您只是回门,明日一早过去,吃过午饭就回来了,何须带这些?”

  闻言,顾时欢垂头丧气的坐在床榻上,“嬷嬷,我想家了,特别特别想,嫁人一点也不好。”

  顾嬷嬷笑了,“慢慢习惯就好,女人家总归要嫁人的,小姐今儿与大爷约法三章,我看最好一条就很不错,往后不管在外头还是在府里,你都希望大爷对你好些吧?”

  顾嬷嬷拐弯抹角的要撮合她们俩。

  顾时欢接过凝香端进来的果子,一边吃一半无所谓的听顾嬷嬷唠叨,分神想着明日回家做些什么好。

  而祝长君这边,他正在书房看卷宗,老管家则进来请示他明日一早陪新夫人回门的事。

  他拿着长长的礼单瞥了两眼,“按你准备的就好,无需再添加。”似乎想到什么,又说道“这份礼单也给正院送过去,让人仔细说明了,这是府上准备的。”

  老管家不明何意,但还是遵命照做了。

  作者有话要说

  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jdtxt.cc。京东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jdtxt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